姜是老的辣?如何看待DOTA2“老年化”现象

不论传统体育还是电子竞技,选手的选拔始终是生命线。传统体育里,良好的青训系统不一定会让球队大红大紫,但绝对会让球队厚积薄发。电竞和传统体育的一大差距在于造血能力和长线投资的容忍度——野蛮生长的年代永远是“只争朝夕而非寄望百年”。西恩Dota10年的辉煌成绩,成绩变成了基础,基础成了底蕴,ROTK TI4的一套R式推进,LFY的成果都证明了战术积淀、宏观层面的战术思想和比赛经验可以继承,但灵性的打法越来越少见,版本风云变迁,落在实处却只是在几个特定的体系里兜旋,本质就是大环境新血不足。

这引出一个问题——Dota倒是还“年轻”,为何赛场上最顶尖的选手却都是“垂垂老矣”?

以及另一个问题——为何这些“老面孔”,还能在一个本该吃年纪的竞技游戏里,打的风生水起?

传奇双冠OG和昔日王者Wings有一个共同点:选手年龄都偏大,都是临时拼凑无人看好,跳刀72岁老年中单,Wings在网吧训练,TI6却在在孤立无援的绝境里,用自由到匪夷所思的英雄池和技巧打了所有豪门的脸,豪门鞍马稀,银河无战舰——那就天梯队来拯救一切,网吧班子成了护国神翼。整个OG在Ana回归前都是垂垂老矣的态势,Notail被队友背叛,最落魄的时候只有几百块钱。Ana在Ti前无人问津被中国队踢颠沛流离,最终成为TI真正的四保一冠军C,成就了Dota版的伊斯坦布尔之夜。

芝兰未必生于华堂,高手不必出自科班,在Dota2这个游戏里,廉颇老矣,更有底力。

当选手老了

曾经国内外社交平台上有过“幼稚化”的风潮,但Dota玩家对年轻化不感兴趣,反而在TI9前Reddit上有人用AI插件模拟衰老,描绘了Dota战队老年版画像。

畅想一下老了之后一起打Dota的场景:团战激战正酣突然暂停——“稍等一下潮汐血压有点高。”

EG曾因国际化、颜值出众被封为“刀圈披头士”,如今看来也和披头士的结局一般唏嘘。RTZ和Sumail被岁月冲刷磨平;钱四爷几乎没有被岁月改变;Fly看起来更坏更像个反派,不仅变秃了,也变强了;

RAMZES 666看起来颇有伊丽莎白的神采;ROOJER即使70岁依然是朋克青年;

NOONE彻底沦为楼下小卖部卖烟的老头;Pasha依然是我们的朋友也依然那么萌。

拳击手——英姿不减,老当益壮;ZAI从英伦美青年变成了英国老奶奶;新人Nisha成了老人Nisha;

中国男模队LGD沧海桑田,Ame老气横秋沟壑纵横;Maybe也褪去了野人的神采;唯一不变的是,查理斯依旧笑得那么开心;VG的Paparazi一如既往的“阴柔”;Fade染上了撒切尔夫人的气势;Ori和DY成了老干部;以素质和硬气出名的五爷皮鞋,老了以后连个子都长高了(?);最不令人意外也最令人意外的是ROTK,和那张困惑中挠头流汗的“名画“作对比,老年版只是P上了几撮白胡子。

TI6逆袭夺冠的护国神翼Wings连定妆照都弥漫着一种老派的味道,“72岁“中单跳刀跳刀画风和其他人不同,老年照里他压根不用处理。

和Wings类似,传奇双冠OG的平均年龄在TI9参赛队伍里较大,除了C位Ana年纪稍轻,精神领袖Notail25岁,队伍领袖Ceb更是达到27岁高龄······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75qp.com/a/ziyuan/xianjindezhoupukeshoujiban/zaixiandezhoup/2019/1026/1123.html